7月2日,浙江警方在烏干達將浙江百舸進出口有限公司老總俞優靜抓獲歸案。今年2月份,俞優靜突然“跑路”,震動了永康外貿圈,傳言她跑路前,曾向多家銀行貸款上億元。
  昨天,記者在看守所里見到了這位“美女老闆”。作為一個曾經資產上億的老總,好強可能是必不可少的。但眼前的俞優靜,褪去昔日風光的外衣,身著囚服戴著鐐銬,言談舉止間依然好強。我不禁暗暗嘆息:也許,這是她與生俱來的,也可能是她最後一件戰衣。
  事發之前
  沒人相信她會還不起錢
  1974年,俞優靜出生在永康一個普通家庭。高中畢業後,俞優靜去母親開辦的電器製造廠幫忙,做的是最艱難的“討債”活。
  外地拖欠多年的貨款,母親派19歲的俞優靜去收賬。
  “有一次去徐州一個百貨公司,那個女經理跟我說錢現在是不可能給的,等有錢了再打過去。我就每天坐到她辦公室,幫她倒倒水擦擦桌子,一直等了好幾天。後來她可能看我年紀小也挺可憐的,就讓我住到她家去,過了幾天就把錢給我了。”
  那幾年,俞優靜跑了銀川等很多偏遠地區,這個不諳世事的小城姑娘,慢慢發現自己很擅長跟人打交道。
  2000年,俞優靜四處籌錢,加上當時丈夫的10萬元資金和母親支持的40萬元,註冊了一家汽車銷售公司。第二年,她就賺了20多萬,買了一幢別墅。做了4年的汽車銷售,最多一年賺了六七十萬。
  生意做到最好的時候,俞優靜打算轉行做外貿,遭到了家人的強烈反對。俞優靜就從朋友那裡借來了150萬元,2004年,她開辦了浙江百舸進出口有限公司。
  當時,俞優靜還不到30歲。
  之後,俞優靜的外貿公司做得風生水起,“最多一年的業務量有9000多萬,連義烏的很多顧客都找來。”
  2011年,浙江百舸進出口有限公司的出口額超過了5000萬美元,位列金華第三名。
  就在這一年,俞優靜的一位親戚還幫她借了150萬,一點都不擔心她還不起。
  深陷泥潭
  她說為弟弟還了數千萬元賭債
  誰都不會想到,這位風光無限的美女老闆,會沒有任何徵兆地突然“跑路”。
  今年2月19日,元宵節剛過,俞優靜帶著父母,悄悄在廣州白雲機場登上了去迪拜的飛機。
  2月23日,俞優靜出逃的消息在網上傳出,永康的外貿圈震動了。一星期內,50多家與百舸有業務往來的債權人來到永康市公安局登記。
  根據警方早前的調查,俞優靜涉及的債務主要有銀行貸款、民間借款、企業外貿往來款項三大類。其中,企業外貿業務往來款項,涉案金額超過2000萬人民幣。
  有媒體報道稱,跑路前,俞優靜曾通過抵押貸款和信用貸款,向3家國有銀行以及浦發銀行貸款1.5億元。
  隨後,俞優靜娘家的永康佳利電器有限公司遭到債主哄搶。
  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?俞優靜的公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讓曾經身價不菲的美女老闆最終負債纍纍,而最終選擇出逃?
  昨天,俞優靜對此的解釋是,“一方面原因是幫弟弟還債。”
  俞優靜的弟弟比她小2歲,一家人對他十分寵愛,尤其是俞優靜。但俞優靜的弟弟後來染上了賭博的惡習。
  欠了賭債怎麼辦?向姐姐借。靠著俞優靜的“資助”,弟弟賭輸了好幾千萬元。丈夫為此無法忍受,2011年跟俞優靜協議離婚。
  “看到家人痛苦的樣子我就受不了,我覺得作為家裡的長女,有義務幫父母分擔責任,也應該照顧弟弟。”
  除此之外,俞優靜說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當時簽了一份買廠房的合同,“標的有5700萬,我當時真的壓力很大。”
  今年2月,俞優靜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  “我確實也是要面子,就想扔開這些暫時逃避一下。正好弟弟那時候去非洲已經半年了,他說那邊的生意很好做,我就想去那邊看看。”
  2月19日,俞優靜經迪拜出逃非洲。“我當時就帶了幾萬美金,整理了幾套衣服,兩三天內就決定走了。”
  逃亡生涯
  在烏干達被人認出她是逃犯
  在非洲這四個多月時間里,俞優靜去過多個國家,包括坦桑尼亞、肯尼亞、塞舌爾和烏干達等地。
  “大家都覺得非洲這些國家很窮,東西應該很便宜,其實不是。”俞優靜說,非洲的生活用品大多依靠進口,生活成本很高。比如一斤白菜就要20多元人民幣,一個粽子要18.5元,“非洲很亂,治安也不好,晚上我都不敢出門的。”
  俞優靜的英語底子不錯,“但是我聽力和口語不行,出國那段時間,我每天晚上都聽聽力,模仿語音語調,經常學到凌晨兩三點。”
  按照俞優靜的說法,她在非洲這段時間,主要是想瞭解各個地方的土特產和資源,也看看有沒有生意可做。“你看我皮膚曬得這麼黑,都是因為每天到處走。原本打算要是有好的生意可以翻本,結果沒等到合適的時機。”
  今年2月25日,永康警方以涉嫌詐騙對俞優靜立案偵查,26日開始對她網上追逃。今年3月,俞優靜知道自己被網上追逃了。
  “那天我在超市裡買東西,碰到一個中國顧客,他就問我是不是俞優靜,說媒體報道我被追逃了,我才知道的。”俞優靜在網上看了報道後,匆匆回家,“我當時心想真的回不去了,心裡很焦急。我不敢跟國內的朋友聯繫,辦了當地的電話卡,就只有家裡人知道。”
  今年7月2日,在烏干達當地警方配合下,在烏干達恩德培地區,浙江警方將俞優靜抓獲。
  看守所里
  “要在女兒的生命中缺席幾年了”
  “我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這些債主,他們都是我多年來的客戶、朋友。我辜負了他們對我的信任。我出去以後,一定會想辦法把這些錢還上。”
  俞優靜說,在看守所每天都背英文單詞,“等我出去的時候應該整本詞典都能背完了。我現在最感興趣的是上海自貿區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遇。我會把我的想法寫下來,等能接見親人的時候,把這些計劃交給他們,讓他們成立一個公司,配合他們做生意。”
  俞優靜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欠了多少錢,“至少有數千萬”,但她相信可以東山再起,“我覺得財富就在我自己身上,就算我出去的時候不再年輕了,我也相信自己可以東山再起,能把那些錢都還上。”
  說起這些的時候,她看起來很自信。不過,當提到離婚後和男友所生的女兒時,她忍不住紅了眼眶,“我註定是要在她生命的前幾年缺席了。”
  (原標題:“美女老闆”俞優靜身上發生了什麼)
創作者介紹

鐘點打掃

op55opewd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